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体质养生 >

八法

时间:2020-01-13  来源:养生

  运用中医的诊断方法,对于病人复杂的症状,进行分析综合,从而总结治则。依据疾病特点进行辩证施治,形成治法原则。大家对治则有什么了解呢?治则在医学上有哪些应用?今天三九小编就带大家一起来详细了解治则的相关内容。

  八法

  见清.程钟龄《医学心悟.医门八法》。程氏把药物治病的作用,归纳为汗、吐、下、和、温、清、补、消八法。但八法的实际运用,早在张仲景《伤寒论》中已经赅备。

  辨证施治

  运用中医的诊断方法,对于病人复杂的症状,进行分析综合,判断为某种性质的证(证候),这是“辨证”:进而根据中医的治疗原则,确定治疗方法,这是“施治”。例如患者初起有头痛、身热、自汗、微畏寒、口渴、咳嗽、苔薄白、脉浮数等症状,经过分析综合,判断为“风温”病初期的风热表证,其治法为辛凉解表,用辛凉平剂“银翘散”(参见“辛凉解表”条),这就是“辨证施治”的具体过程。中医所说的“病”和“证”,概念不同,但两者的关系不可分割。“病”是一个总称,“证”是“病”所表现的主客观症状,是症病的病因、病位、性质和病人身体强弱等互相联系的一系列特征。一种病可以出现两种或两种以上的不同的“证”。例如热性病由于病因、病位、病人身体强弱等不同,证侯表现也不同,可以出现表证、里证、半表半里证、寒证、热证、虚证、实证、阴证、阳证等不同性质的“证”。而同一个“证”可以在许多互不相同的疾病中出现,如表证可以出现于多种急性传染病的初期。对于疾病所表现的“证”辨别清楚,予以适当的治疗,这是“辨证施治”的精神实质。同时,因为病和证的关系不可分割,所以要注意两个问题:一是辨证施治要注意疾病的特征。例如喉病中的烂喉痧与白喉不同,烂喉痧主要症状是局部红肿糜烂,并有赤色皮疹等;白喉主要症状是咽喉有灰白色假膜,不易剥落,强拭之则引起出血等。烂喉痧系疫火内蕴,初起有风热证候,宜辛凉清透;白喉系燥火伤阴,起初有阴虚肺燥证候,宜“养阴清肺”。这是辨证施治与辨病施治相结合。二是中医辨证施治有不少是从主证入手,如“头痛”即是一例。外感头痛常有表证,内伤头痛有肝阳、肾虚、痰浊等不同,治法须按具体情况决定。这是从一个主证出发,进行辨证,以决定不同的治法。

  标本

  语出《素问.标本病传论》。是通过辨别病证的主次、本末、轻重、缓急来决定治疗的准则。标本有多种含义:从人体与致病因素来说,人体的正气是本,致病的邪气是标;从疾病本身来说,病因是本,症状是标;从疾病的新与旧,原发与继发来说,旧病与原发是本,新病与继发是标:从疾病所在来说,在内的为本,在外的为标。临床上根据疾病的不同情况,从标本的关系中找出主要矛盾,予以适当的治疗。

  标本同治

  也就是标本兼顾。例如痢疾患者,饮食不进是正气虚(本),下痢不止是邪气盛(标)。这时标本俱急,须以扶助正气药与清化湿热药同时并用,这就是标本同治。标本同治中也有区别,如果正气不太虚,邪气还盛,扶助正气药可以少用些,清化湿热药可以多用些:如果正气大虚,邪气稍衰,扶助正气药必须重用,清化湿热药可以少用些。这些治法都是从矛盾的主要方面看眼的。

  表里双解

  把解表药和攻下药(或清里药)等一同使用,称为“表里双解”。既有表证,又有里证的,单解表则里证不去,单治里则外邪不解,甚至内陷,所以要用表里双解。表里双解可分为两大类:治外有表邪、里有实积。例如:病人恶寒发热,腹部胀痛,胸部痞闷、作呕、大便不通、服浮滑。用厚朴七物汤(厚朴、甘草、大黄、枳实、桂枝、大枣、生姜),以其中的桂枝汤去芍药解表,以其中的厚朴三物汤(厚朴、枳实、大黄)治里。治里热已盛,兼有表证。例如,病人高热无汗,身体拘急,面红目赤,鼻干口渴,烦躁,不能熟睡,说胡话,出鼻血,舌干燥,脉洪数。用三黄石膏汤(石膏、黄芩、黄连、黄柏、麻黄、淡豆豉、栀子、生姜、大枣、细茶),以麻黄、淡豆豉解表,以石膏、黄芩、黄连、黄柏、栀子清里。

  补脾益肺(培土生金)

  用培补脾土的方法,使脾的功能强健,恢复正常,以治疗肺脏亏虚的病症。例如肺虚久咳,痰多清稀,兼见食欲减退,肚腹作胀,大便稀溏,四肢无力,甚至浮肿,舌质淡苔白,脉濡细。用党参、茯苓、白朮、山药、木香、陈皮、半夏等。

  

  语出赵学敏《串雅内编》。走方医把药性下行的叫做“串”。串药多泻。例如“牵牛串”治积气成聚,用黑牵牛末为丸,陈皮、生姜煎汤送下。

  淡渗利湿

  使用淡味利湿药为主,使湿从下焦排出。例如泄泻清稀,小便不利,舌苔白,脉濡,用茯苓、猪苓、泽泻、冬瓜子、薏苡仁等药。

  导滞通腑

  即以疏导积滞为目标的泻下法。参见“寒下”法之。

  调和肝脾

  使用和法治疗肝气犯脾,叫做“调和肝脾”。肝脾不和的表现,是胁胀或痛,肠鸣,大便稀薄,性情急躁,食欲不振,舌苔薄白,脉弦细等症,用柴胡、白芍、枳壳、甘草、白朮、陈皮、防风等药。

  调和肝胃

  使用和法治疗肝气犯胃,叫做“调和肝胃”。肝胃不和的表现,是胁肋胀痛。脘部胀闷疼痛,饮食减少,嗳气吞酸,呕吐或吐出酸苦水,常用柴胡、白芍、枳壳、甘草、吴茱萸、黄连、半夏、香附、锻瓦楞子等药。

  调和营卫

  是纠正营卫矢和癫痫病研究院、解除风邪的方法。风邪自表而入,可引起营卫失和,其表现为头痛发热,汗出恶风、鼻鸣干呕、脉浮弱、苔白滑、口不渴等症。使用桂枝汤,可以纠正这种营卫失和的状态。方中主药桂枝解肌袪风,使风邪从卫外泄;辅药芍药敛阴和营,佐以生姜、大枣,协助桂、芍调和营卫;甘草调和诸药。全力合成调和营卫的作用,以解除风邪。

  调气

  用药物治疗气滞、气逆的证候,使气畅利平顺而恢复正常状态,称为“调气”。实际包括理气法的行气、降气。

  

  语出赵学敏《串雅内编》。走方医把药性上行的叫“顶”。顶药多吐。例如“皂矾顶”,治风痰上涌而昏倒,用皂荚末、生矾末、腻粉作散剂,水调一钱服下即吐。腻粉有二种:一为汞粉,一为铅粉,均有毒,以不用为宜。《圣济总录》的“稀涎散“,即用皂荚、白矾二味以吐出痰涎。

  夺血者无汗,夺汗者无血

  语出《灵枢.营卫生会篇》。夺,是失的意思。血和汗同出一源,所以已经失血的,不能再发其汗;已经发汗的,不能再去其血。如果血液损失而又发汗,汗液耗损而又去其血,汗血两失,会加重病情,所以古人认为这是错误的治疗手段。

  发表不远热

  语出《素问.六元正纪大论》。远,在这里是避忌的意思。风寒在表,非辛温药不能散,所以发表药不避忌温热药(参见“辛温解表”条)。但风热在表也有用辛温药的,不过配伍不同,如外感风热,肺气壅寒,咳嗽气急,用麻杏石甘汤,麻黄辛温,石膏甘辛寒,合用而成为辛凉解表剂。参见“辛凉解表”条。

  伐肝(抑肝)

  是抑制肝气过旺的方法。肝气太旺而犯脾,须用抑制肝气过旺的治法,称为“伐肝”。伐肝一般用柴胡、青皮、广木香、佛手等,实际属于疏肝一类。伐肝药一般与益脾药同用,参见“培土抑木”条。

  反治

  语出《素问.至真要大论》。是当疾病出现假象,或大寒证、大热证用正治法发生格拒(对抗)现象时所使用的治法。例如:病属于真寒假热,若按正治法投以温热药治其真寒,往往会出现格拒现象,服药后立即吐出,药物不能产生治疗作用。在这样情况下,应采用反治法,一种是仍用原来的温热药,煎成后候冷服下,或原来的寒凉药煎成后乘热服;另一种是在原来温热药中加入少许寒凉药,或寒凉药中加少许温热药作为“反佐”(即用与主治药的药性相反的药物作为诱导辅佐)。这就使病人能受纳药物,达到治疗的目的。反治法又叫“从治”,即采取顺从疾病假象的治法。实质上,反治法仍是正治法。

  芳香化浊

  使用芳香化湿浊的药物,治内有湿浊,出现脘腹胀闷,恶心吞酸,大便稀薄,体倦乏力,口腻有甜味等症。用藿香、佩兰、砂仁,厚朴等;如兼有头晕而胀,呕吐,舌苔白腻,可加石菖蒲,鲜荷叶,陈皮、半夏、大腹皮等。

  扶正袪邪

  “正”是人体的正气,“邪”是致病的病邪。扶正是用药扶助正气,使正气加强,以消除病邪。袪邪是用药驱除病邪,也是为了扶助正气。凡病邪盛而正气也较强的实证,如某些感染性疾病的实证期可单用袪邪法,如解表、清热、解毒、泻下等。但在转为阴塞证有虚脱倾向时,病邪旺盛,正气衰微,须采用扶正法,如“回阳救逆”法。此外,在感染性疾病过程中,也可按照具体情况,分别处理。如邪实而正较虚时,重在袪邪,佐以扶正。如正已虚而邪较衰时,重在扶正,佐以袪邪。又如杂病的肝硬化变腹水晚期,病程拖延日久,病邪顽固,正气也往往不足,治疗也应以扶正、袪邪同用,“攻补兼施”,一方面用“逐水”或“利水”药,另一方面适当用补益药扶助正气。

  釜底抽薪

  通大便以泻去实热,这种方法,好比用抽去锅下燃烧着的柴草,以降低锅内温度的办法一样。指“寒下”法之及“急下存阴”法。

  甘寒生津

  是用甘寒药治疗胃的津液损伤的方法。热性病里热盛,损耗胃的津液,口中燥渴,吐粘滞白沫,选用麦冬汁、藕汁、鲜苇根汁、荸荠汁、梨汁或甘蔗汁等药,取适量炖温内服。或用石斛、天花粉、芦根等煎服。

  甘寒滋润

  是治疗肺肾津液不足的方法。例如肺肾阴亏、虚火上炎、咽喉燥痛、咳嗽干喘、痰中带血、手足心烦热、舌红少苔,脉细数。用生地、熟地、麦冬、川贝母、百合、当归、白芍、生甘草、玄参、桔梗等药。

  高者抑之

  语出《素问.至真要大论》。高,指向上冲逆的证候;抑,是降抑的作用。例如肺气上逆,咳嗽哮喘,痰多气急,用“降逆下气”法。

  攻补兼施

  邪气实而正气虚的病,需要攻邪,但单用攻下就会使正气不支,单用补益又能使邪气更为壅滞,所以须用攻中有补,补中有攻的攻补兼施法,使邪气去而正气不伤。方法分为两种:补气泻下:把泻下药与补气药同用,治疗热结肠胃,正气衰竭,大便秘结或下利清水,腹部胀痛拒按,高热口渴,神昏说胡话,舌苔焦黄起刺,脉滑数无力,用黄龙汤(大黄、芒硝、枳实、厚朴、党参、当归、甘草、生姜、大枣)。滋阴泻下:把泻下药与滋阴药同用,治疗唇燥口裂,咽干,口渴要喝水,身热不退,腹硬满而痛,大便不通的,用承气养营汤(知母、当归、芍药、生地黄、大黄、枳实、厚朴)。前述“增液泻下”也属于“滋阴泻下”。

  攻里不远寒

  语出《素问.六元正纪大论》。远,在这里是晋城儿童癫痫医院哪家好避忌的意思。热积于里,非寒下药不能消除,所以攻里不避忌寒药(参见“寒下”条)。但腹中寒而大便寒秘,也有用寒下药的,但配伍不同,如大便寒秘用大黄附子汤(大黄、附子、细辛)。大黄苦寒、附子大辛大热,细辛辛温,合用而成为“温下”剂。

  寒无犯寒

  语出《素问.六元正纪大论》。意思是如果没有热证,在寒冷的冬天就不要随便用寒药,以免损伤阳气,发生变证。但如果是里有实热结滞,须用寒凉的攻下药,就不在此例。不周冬日用寒凉攻下,对于方药应有选择,剂量也宜斟酌。

  寒下

  使用寒性而有泻下作用的药物,以治疗属里实热证的燥屎,饮食积滞,积水等的方法,叫做“寒下”。对于孕妇、新产妇及久病虚弱人忌用。但正气虚弱的病人如果有用寒下的必要时,应配合补气药同用。大便燥结,同时有火眼、头痛、苔黄腻、脉数的,用大承气汤(大黄,厚朴、枳实、芒硝)。此法一名“釜底抽薪”,饮食积滞或痢疾的湿热积滞,病人脘腹胀闷,下痢或泄泻,腹痛,肛门有重坠感,或大便秘结,小便赤,舌红苔腻,脉沉实,用木香、枳壳、黄连、大黄、香附、槟榔等药。水肿自眼睑肿胀开始的,或腹中有症块而有腹水,或胸协有积水,脉沉实,用十枣汤(大枣、芫花、甘遂、大戟)泻水。此法一称“逐水法”。

  寒因寒用

  反治法之一。指治疗内真热而外假寒的方法。病的实质是真热,而表现出假寒的现象,亦即内真热而外假寒,须用寒凉药治疗。例如病人身大热,口大渴,大汗出,脉洪大,四肢逆冷。其中四肢逆冷是假寒,余证是真热,用白虎汤(石膏、知母、粳米、炙甘草)煎汤热服。因寒是假象,而热是病的实质,故仍须用寒药来解决。以上二条,《素问.至真要大论》原作“热因寒用”、“寒因热用”,后人与“寒因寒用”、“通因通用”联系起来看,改为“热因热用”、“寒因寒用”,今从之。

  寒者热之

  语出《素问.至真要大论》。证属于寒的,用温热性药物治疗。寒证有表寒,里寒等不同。治表寒用“辛温解表”或其它温散表寒等方法;治里寒有“温中散寒”、“回阳救逆”等方法。

  汗法(发汗法)

  服用有发汗作用的药物,通过发汗,解除表邪。汗法有退挠、透疹、消水肿、去风湿等作用,主要适用于外感表证及具有表证的痈肿、麻疹、水肿早期(上半身肿较显着)等。发汗解表以汗出邪去为合适,发汗太过能损伤津液,甚至大汗不止,引起虚脱。凡心力衰弱、吐泻失水、出血、津液亏损的都禁用。如果体质虚弱而确有需要发汗解表时,应配合益气、滋阴等药同用。

  和法

  是利用药物的疏通调和作用,以达到解除病邪的目的。分为和解少阳、调和肝脾、调和肝胃等方法。凡热性病邪在表,或已入里而有燥渴,说胡话等实证的,都不能使用本法。

  和肝(滋阴疏肝)

  是滋阴药与疏肝药合用,使肝气和畅的方法。肝肾阴虚,气滞不行,症见胁肋窜痛,胸腹胀,舌上无津液,咽喉干燥,脉反细弱或虚弦,可用一贯煎(北沙参、麦冬、当归身、生地黄、枸杞子、川楝子;口苦燥的加酒炒黄连少量)治疗。

  和解少阳

  邪在少阳,指热性病邪在半表半里的部位。半表证指一阵冷、一阵热及胸协苦满;半里证指口苦、咽干、目眩。用小柴胡汤(柴胡、黄芩、人参、半夏、甘草、生姜、大枣)和解,一面袪病邪,一面扶正气。

  和胃理气

  是治疗气与痰湿阻滞中脘的方法。出现脘腹胀闷,吞酸或吐酸水,嗳气等症,用枳实、陈皮、姜半夏、竹茹、锻瓦楞子等药。

  和血熄风

  是治疗肝风内动偏于血虚的方法。热性病晚期热邪损耗阴血,出现唇焦舌燥,筋脉拘急,手足蠕动,或头目眩晕,脉细数等症。可用陈阿胶、生地、生白芍、鸡子黄、生牡蛎、炙甘草、茯神、络石藤等药。

  化湿

  “疏表化湿”:湿邪在上焦或在表,出现头重而胀,肢仁酸重疼痛,口中粘腻,不口渴,苔白腻,脉濡。用防风、秦充、苍朮、藿香、陈皮、砂仁壳、生甘草等。“清热化湿”:湿温时疫初起,邪在气分,身热肢酸、无汗心烦;或有汗而热不退,胸闷腹胀,小便赤,大便不通;或泄泻不伤,大便热臭,舌苔垢腻或干黄。用甘露消毒丹(渭属、茵陈、黄芩、石菖蒲、木通、川贝母、射干、连翘、薄荷、白蔻仁、养香、为散剂。)

  化痰

  依据生痰的病因,把化痰法分为六种:“宣肺化痰”:适用于外感风寒痰多。患者鼻塞、喉痒、咳嗽、痰多、苔薄白,用麻黄、蝉衣、杏仁、桔梗、牛蒡子、辛夷、陈皮、甘草等。“清热化痰”:适用于热痰。咳嗽而咯痰黄色稠粘,舌红苔黄,用桑白皮、瓜蒌皮、象贝母、芦根等。“润肺化痰”:适用于燥痰。患者咽喉干燥,痰稠厚而难以咯出,苔黄而干。用沙参、瓜蒌、桔梗、橘红等。“燥湿化痰”:适用于湿痰。痰白而多,容易咯出,胸闷恶心,舌苔白滑而腻。用法半夏、茯苓、陈皮、甘草等。“袪寒化痰”:适用于寒痰。吐痰清稀,怕冷、手足不温,舌质淡,苔滑。用桂枝、茯苓、干姜、姜半夏、橘红等。“治风化痰”:因风痰引起头痛眩晕,有时头旋眼黑,舌苔白润。用天麻、钩藤、半夏、茯苓、橘红、甘草等。

  化饮解表

  由温化水饮药与辛温解表药组成,治疗表有风寒,内有水饮之症,症见恶寒发热、无汗、咳嗽喘息、痰多而稀、舌苔滑润、口不渴、脉浮紧。用小青龙汤(麻黄、桂枝、芍药、癫癫患儿怎么护理细辛、干姜、甘草、姜半夏、五味子)。

  缓下

  指使用性质和缓而滋润的药物以润下通大便的方法,属于缓下,药物如火麻仁、郁李仁、瓜蒌仁、竹沥、蜂蜜等。治老人虚寒便秘的半硫丸(半夏、硫黄),则在温下中也属于缓下一类。

  火逆

  误用烧针、熏、熨、灸等火法,由此导致的变证,称为火逆。

  火郁发之

  语出《素问.六元正纪大论》。火郁,是指热邪伏于体内;发,是因势利导、发泄之意。例如温病当邪热已到气分,出现身热不恶寒、心烦口渴、舌苔黄等症,但卫分又闭而无汗,必须用辛凉透达药,使病人微汗,则气分的热邪可以向外透散(参见“泄卫透热”条),又如心火上炎,口糜舌烂,心移热于小肠,小便色赤而淋沥疼痛,则须泻心和小肠的火,用导赤散(生地、木通、甘草梢、竹叶)导火下泄。

  急下存阴(急下存津)

  在热性病过程中,高热持续,口干而渴,大便秘结,舌苔黄燥或干黑起刺,脉沉实有力。由于津液日益耗损,急须用泻下药通大便,泻去实热,以保存津液。本法对于肠伤寒不适用,以免引起肠出血或穿孔。

  急则治标,缓则治本

  疾病的过程是复杂的,往往矛盾不止一个,有主要矛盾和非主要矛盾,治疗必须抓住主要矛盾,治其根本。但矛盾常有变化,有时非主要矛盾在一定条件下可上升为主要矛盾。如阴虚发热的病人忽然喉头肿痛,水浆难下,这时慢性的阴虚发热是本,喉头肿痛是标。如果喉头肿胀严重,有窒息的危险,成为主要矛盾,就应先治喉病,这是“急则治标”。如果喉头肿痛已经消除,而阴虚发热末愈,就继续治疗阴虚,这是“缓则治本”。

  急者缓之

  语出《素问.至真要大论》。急,是拘急之证;缓,是使拘急之证缓解。例如:有的因为寒邪侵袭,筋脉拘急,须用“温经散寒”法;有的是热邪侵袭,“热极生风”,手足抽搐,须用“泻火熄风”法。

  坚阴

  是固肾精,平相火的方法。例如梦中遗精,但相火妄动,肾气不固。用封髓丹(黄柏、砂仁、炙甘草、研末蜜丸)治疗。黄柏平相火妄动,固肾精,便是坚阴。

  坚者削之

  语出《素问.至真要大论》。坚指有坚实的症积,应当用药攻削它。例如瘀血阻滞,腹中产生积块,推之不移,须“破瘀消症”药,逐渐攻削,使之消失。

  间者并行,甚者独行

  语出《素问.标本病传论》。间,指病势缓而较轻,且症状较多;并行,指参用主药、佐药的方剂。如咳嗽日久,痰白而多,容易咳出,胸闷恶心,大便不实,舌苔白滑而腻,当用具备主药、佐药的“燥湿化痰”法。甚,指病势危急严重而症状较少;独行,指专一有力的方剂,用以挽救。如突然出血不止,面色晄白,气短脉微,阳气欲脱,须用专一有力的独参汤。

  健脾(补脾、益脾)

  是治疗脾虚而运化功能减弱的方法。患者面色萎黄,疲倦无力,饮食减少,胃痛喜按,进食后痛减,大便稀薄,舌淡苔白,脉濡弱,用党参、白朮、茯苓、山药、薏苡仁等药。

  健脾疏肝(培土抑木)

  是治疗肝气郁结,影响脾的运化功能(肝旺脾虚,即木克土证)的方法。肝旺脾虚,症见两胁胀痛,不思饮食,腹胀肠鸣,大便稀溏,舌苔白腻,脉弦。培土用白朮、茯苓、薏苡仁、山药等;抑木用柴胡、青皮、木香、佛手等。

  降逆下气(顺气)

  是治疗肺胃之气上逆的方法。例如肺气上逆,咳嗽哮喘,痰多气急,用定喘汤(白果、麻黄、苏子、甘草、款冬花、杏仁、桑白皮、黄苓、法半夏)。又如胃虚寒而气上逆,呃逆不止,胸中不舒,脉迟,用丁香柿蒂汤(丁香、柿蒂、党参、生姜)。

  降气(下气)

  是治疗气上逆的方法。使用降气、下气的药物,如苏子、旋覆花、半夏、丁香、代赭石等,适用于喘咳、呃逆等症。“降逆下气”属于“降气”法。

  洁净俯

  语出《素问.汤液醪(音劳)醴论》。“净俯”指膀恍。“洁净俯“即利小便。

  结者散之

  语出《素问.至真要大论》。结聚之证,应当消散。例如:浊痰结成瘰历,经久不消,须用“软坚散结”法。

  

  语出赵学敏《串雅内编》。走方医说“截”是“绝”的意思,即使疾病停止发作。例如用常山、草果等截疟,用白金丸(郁金、明矾为末,作丸)治痫症。外冶方如点痣药,用鲜威灵仙煎浓汁,淋入桑柴灰,风化石灰内,熬成稀膏,点痣上,有腐蚀痣的作用。但血痣忌用,以免发生不良后果;点痣药也不要接近眼部,以防损害眼睛。

  解表

  即汗法。汗法能解除在表之邪,故称。

  解肌

  是治疗外感证初起有汗的方法。辛温解肌的如桂枝汤(桂枝、芍药、甘草、生姜、大枣),适用于头痛发热,汗出恶风、鼻鸣、干呕、脉浮弱、苔白滑、不渴饮等症。辛凉解肌的如柴葛解肌汤(柴胡、葛根、甘草、黄芩、芍药、羌活、白芷、桔梗、石膏),适用于身热重而恶寒微、微汗、口渴、苔薄黄、脉浮癫痫病患者玩手机对病不好吗数等症。服药后不必多盖衣被,使病人遍身稍稍出汗而解。

  解痉(镇痉)

  解除震颤、手足痉挛(抽搐)及角弓反张(项背强硬向后反张如弓状)等症,叫做“解痉”,即熄风法。

  金郁泄之

  语出《素问.六元正纪大论》。金郁,是指肺气不利;泄,是使之宣通。如因肺气不利,不能通调水道,以致咳嗽气喘而水肿,则须用“宣通水道”法。如因风寒袭肺,肺气不利,出现鼻寒、喉痒、咳嗽、痰多、苔薄白等症,须用“宣肺化痰”法。

  

  赵学敏《串雅外编》记述走方医的禁法。“禁”是禁制疾病,即“祝由科”一类的方法。孙思邈《千金翼方》有“禁经”,宋代《圣济总录》有“符禁门”。但其起源更早,属于巫医一类。

  惊者平之

  语出《素问.至真要大论》。惊,是心神慌乱而不安宁;平,是指用镇静药。适用于两种情况:一是气血上逆,出现有余的病症,例如癫狂病患者躁扰不宁,当用镇静剂中的“重镇安神”法;一是心血亏损,出现不足的病候,患者心悸易惊,当用镇静剂中的“养血安神”法。

  精不足者补之以味

  语出《素问.阴阳应象大论》。精不足,指人体的精髓亏虚,当补之以厚味,使精髓逐渐充实;厚味,指富于营养的动植物食品,也指味厚的药物,如熟地,肉苁蓉,鹿角胶等药。

  峻下

  使用大黄、巴豆、芫花、甘遂、大戟、商陆、牵牛子、芒硝等有强烈泻下作用的药物导泻,称为“峻下”。

  开达膜原

  就是用消除秽浊药以攻遂闭塞于“膜原”间的病邪。瘟疫初起,邪在膜原,出现一阵冷、一阵热,或一日一次,或一日三次,没有定时,胸闷发呕,头痛烦躁,舌苔垢腻,脉弦数,用达原饮(槟榔、厚朴、草果、知母、芍药、黄芩、甘草)治疗。

  开鬼门

  语出《素问.汤液醪醴论》。鬼(同魄)门,指汗孔。开鬼门,就是发汗法。

  开提

  病人原有表证,误服泻下药,病邪下陷,发生热泻,同时有身热,胸脘烦热,口渴,喘而汗出等症。即葛根黄芩黄连汤。葛根解肌袪表热,升提清气;甘草和胃,协助葛根升清气;黄芩、黄连清里热。袪表里之热是“开”,升清气是“提”。

  客者除之

  语出《素问.至真要大论》。有外来邪气的,以药物等袪除之。“客”指外来邪气。外邪有风、寒、暑、湿、燥、火、饮食积滞及疫疠之邪等,治法有“袪风”、“袪寒”、“清暑”、“袪湿”、“润燥”、“清火”、“消导”等法。疫疠之邪侵袭而发病,病情比较复杂;,须按照具体情况处理,但驱邪的目的是同样的。

  苦寒清气

  是用苦寒药清气分之热。如春温初起,发热,不恶寒(或微恶寒),骨节疼痛,口渴汗少,小便黄,舌质红,苔黄,脉数,用黄芩汤(黄芩、芍药、甘草、大枣)。

  苦寒清热(苦寒泄热)

  是用苦寒药清里热的方法,例如病人里热严重,因而烦躁,甚则发狂、干呕、小便红、说胡话,夜间睡眠不安,或吐血,出鼻血、发斑,舌苔黄或干黑起刺,脉沉数,用黄连解毒汤(黄连、黄芩、黄柏、栀子)。

  苦温平燥

  是治疗外感凉燥表证的方法。患者头微痛,怕冷,无汗、鼻塞、流清涕、咳嗽、痰多清稀,唇燥咽干,苔薄白而干,脉弦。用杏苏散(杏仁、陈皮、苏叶、半夏、前胡、桔梗、茯苓、枳壳、甘草、生姜、大枣)。

  劳者温之

  语出《素问.至真要大论》。虚劳病气虚的,使用温补药调养。例如中气不足,因而身热有汗,渴喜热饮,少气,不想说话,舌嫩色淡,脉虚大,须用“甘温除大热”法。

  理气

  是运用药物有行气解郁、补中益气的作用,治疗气滞、气逆、气虚的方法。气虚用补益中气药,归入补气门。通常所说的理气,多对气滞,气逆而言,分为“疏郁理气”、“和胃理气”、“降逆下气”等。理气药多属香燥,津液亏损的须慎用。

  利湿

  是通利小便,使湿邪从下焦渗利而去的方法。凡阴虚津液亏损遗精、滑精的慎用,如必须使用,应加滋阴药。利湿药中滑利降泄性较大的,如生薏苡仁、瞿麦、冬葵子等,孕妇慎用。

  利小便,实大便

  是治疗湿泻的方法。湿泻患者大便多水,小便短少,肠鸣漉漉,腹不痛,苔白,脉濡细。常用胃苓汤(苍朮、厚朴、陈皮、甘草、桂枝、白朮、猪苓、茯苓、泽泻。即平胃散合五苓散)健脾去湿,使小便清利,大便正常。

  敛阴

  即收敛阴气的方法。适用于阴津耗散而病邪已衰退的证候。这类药物的味多酸涩。例如热性病热退身凉,余邪已清,饮食增进,但夜间还有虚汗,可用山茱萸、五味子加入止汗剂中。

  结语:通过上文介绍,大家是否对治则有了认识了呢?现代人依据古人医学诊断特点,总结了治则,这也是医学的一大进步,为医学研究增添了不少色彩。多了解中医常识对我们也是很有帮助的哦!

上一篇: 煎蛋的做法 不同的煎蛋方法教大家

下一篇: 做人流第二天能上班吗